Archive for 2012年八月

[转]吴军反思腾讯搜索战略:非搜索公司难以成功

今年五月,腾讯规模空前的架构调整中,搜索业务受到极大冲击,整个部门被打散,分块合并进其他新成立的事业群之中。此后一个月,腾讯副总裁、搜索业务负责人吴军等高管从任上离职。腾讯在搜索竞争中更换赛道的意愿,已经无需掩饰。

b8b6eb03c4e589189029ec54906453e9 (1).jpg

2010年Google中国战略调整之后,腾讯曾被视为最大的受益者。Google图片搜索创始人朱会灿、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颜伟鹏、Google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吴军相继加入腾讯,一时之间在腾讯内部被称作“空降三个Google高管”。

然而几年时间过去,在“插根扁担都能开花”的腾讯体系之上,搜索业务并没有像外界设想的那样,成为腾讯新的发展支柱。为什么?

吴军,无疑是这个问题的最佳回答者之一。今年六月,新浪科技向这位曾经的腾讯搜索业务舵手、Google搜索技术的领军人、《浪潮之巅》的作者发问。两个月之后,已经重回Google的吴军按照此前约定,如期发来回复。

此时,恰好赶上奇虎360发力搜索领域。吴军的思考,对于观察360搜索的发展也有相当的借鉴意义,毕竟360和腾讯都不同程度的拥有海量用户。

按照吴军的总结,非搜索公司进入搜索领域时存在基因缺失,且大多都过于贪求面上的市场份额,并找一些无用的流量来充数。他进一步指出,搜索行业的后来者很难从境界上实现超越,向用户提供更好的搜索服务,“很难想象灵机一动就能成功”。

有意思的是,今年初吴军曾经的Google同事、浪淘金CEO周杰曾经和吴军有过一次“论战”。当时,周杰对搜狗和360两家依靠浏览器进入搜索领域的公司非常推崇。而对于已经上市的360,周杰甚至预言其股价五年后将在一百美元以上。

对于国内搜索市场的未来,吴军在给新浪科技的回复中写道,如果后来者想要超越百度(微博),需要在无线搜索、本地化搜索等方面下大工夫。“当然,基本的技术和产品体验必须全面超越百度”,吴军补充说:没有耐心,一切免谈。

“我们可能需要花几年时间做一项改变世界的产品,届时大家可以看到全新的Google各项服务”,吴军说他现在美国Google负责一个“神秘项目”,直接向负责搜索的高级副总裁辛格院士汇报。此外,吴军也在持续关注和投资新兴技术和公司。

以下是吴军发给新浪科技的回信(内容略经调整编辑):

  壹

我最初加盟腾讯时就和腾讯的几个负责人都明确讲了,如果让我把搜索再做一遍,实际上对我来讲是浪费时间了,没有人愿意同样的事情做两遍。事实上我给腾讯的建议不是做搜索,而是做今天小米做的事情。

虽然在做什么上我们有分歧,但是,我还是看好腾讯成为真正意义上跨国公司的可能性,因此,我表示如果腾讯有这个雄心壮志,我愿意加盟。当然,腾讯还是让我去负责搜索。因此,我们约定用两到三年时间打造一个和Google水平相当甚至更好的搜索引擎,第二步是获得市场份额。

我一开始就强调这是件花钱的事,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此前没有非搜索公司做搜索成功的先例。雅虎和微软(微博)有更好的工程人员,也没有成功。

在我负责腾讯搜索的两年多时间里,腾讯的无线搜索流量涨了六倍,市场份额从5%,涨到25%,PC搜索可变现流量涨了三倍,搜索广告收入涨了六倍。这些指标远远高于百度和整个行业,本来按照我们的计划,今年六月新的搜索引擎会上线,我们内测的搜索质量会超过百度。因此我认为第一步目标达成。

此时我自己家人(一直在美国)因为我长期在中国,生活质量有很大影响,我一年要往返中美七八次,而且就是在中国时,每周要往返北京和深圳,即使是铁人,长期下来身体也快受不了了,因此提出不再负责搜搜日常工作。

如果按照这个计划继续前进,腾讯搜索还是很有希望的,没有理由要退却。

腾讯架构调整我没有参与,没有太多发言权。当然,任何调整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对于一个成熟的大公司,这些结果应该是在调整前就有预知的。因此,我认为公司如此调整,必有它的理由。至于搜搜今后的发展,新的负责人应该有自己的设想,他们自己会找到腾讯的优势所在。

  贰

到目前为止,非搜索公司做搜索还没有成功的,这里面有基因的问题。我在《浪潮之巅》一书中分析微软的情况,在《浪潮之巅》第二版中还会有更具体的实例。非搜索公司做搜索都是市场上的后来者,即使比前者做的好,尚且未必能成功。做得不好就更不用说了。

市场上的后来者要想成功,必须比以前的公司有本质的提高,给用户带来新的价值。所谓境界,就是要看得远,看到未来,引导用户,而不是简单迎合用户。这样用户才会发现,“嗷,原来搜索还能这么玩。”苹果公司之所以能成功,就是因为在将工程和艺术结合这个方面,世界上没有人在境界上超过乔布斯。

很不幸的是,对搜索的理解,非搜索公司一般要比搜索公司差,也就是说境界上超过原来的搜索公司是件很难的事情。搜索本身用到了计算机科学几乎所有的东西,从底层的操作系统,到数据处理,到互联网,到最上面的自然语言处理,需要做很多踏踏实实的事情,不是想一两个歪点子就能超越以前的搜索公司的。在做踏踏实实的事情上,微软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,做了很多工作,他们有很强的工程师,尚且没有成功,很难想象灵机一动就能成功。

可以举一个具体的例子,在非搜索公司进入搜索领域时,大多都过于贪求面上的市场份额,并且找一些无用的流量来充数,比如bing把使用office和windows的帮助以作为搜索,计入流量,这用我们的话讲,就是强拉来的流量,而非用户喜欢,自己使用产生的,时间一长用户就烦了,会有副作用。两年多前我接手腾讯时发现类似问题非常严重,今年上半年,我们已经把这些流量从考核指标中删除,从而关注真正对用户有意义的搜索。这些就是对搜索境界的领悟。

  叁

三年前腾讯找我做搜索时我就指出,百度的搜索虽然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,但是足够好了(Good Enough)。在这种情况下,不需要再塞给用户一个新的类似的产品,除非新的搜索产品能够给用户以前没有的好处。因此,当时我并不建议腾讯做搜索。

当然,目前因为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,在无线搜索、本地化搜索等方面有了新的机会,如果要想超越百度,需要在这些方面下大功夫。当然,基本的技术和产品体验必须全面超越百度。我们总不好意思和用户讲:放弃百度,使用我们更烂的产品吧。我们希望说,“看,我们已经做得更好。”当然,做到这一点需要时间和耐心。

没有耐心,一切免谈。

对比美国市场,苹果、Facebook、Google虽然构成了一定的竞争关系,但这三家公司基本上还是指不同的领域,入侵对方的领域不容易。

苹果和Google的竞争主要在手机和移动设备上,总体来讲,苹果还是高端产品,这是苹果的基因决定的。Google会走大众化路线。Facebook从长期看不会对苹果和Google产生致命威胁。扎克伯格这个人是“一定要将作恶进行到底的人”,他没有真正的帮手,虽然他自己是天才,但是毕竟一个公司的长期发展不可能靠一个人就能成功。当然,Google也进不去它的社交网络领域。

几年后,搜索会变得非常聪明。比如现在你去查“去年回报最高的股票是什么”,没有搜索引擎可以做到,虽然这些信息可以通过分析互联网上的数据得到。未来的搜索引擎,可能会下载全部雅虎金融或者Google金融的数据,然后对所有股票价格走势进行分析,再进行回报率排序,最后反馈给用户结果。

当然,在此以前需要能分析自然语言的查询语句(不是关键词)。这件事三五年后能做到。届时,搜索的移动化和本地化(个性化)会有长足的进步。

360搜索的历程

2012年3月15日
温天立(未来资产总经理)第一次在相对公开的访谈中透露了360在做搜索,赞赏360正在做的广告系统,称之为“360的凤巢”。如果对TMT领域二级市场投资有所关注的朋友,应该了解其中的分量。

2012年3月19日
360临近上市一周年,雪球社区组织投资者去360公司和周鸿祎见面,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。受几位投资者之托,想问出360搜索的时间表。我把珍藏十余年的OICQ在提问前送给周鸿祎,不过令我失望的是,周鸿祎的回答很不客气--“这是不能回答的问题”。那天的周总只围绕两个主题:无底线地赞扬腾讯与马化腾的产品和策略、移动互联网长跑才刚刚开始。(当天有一个细节,周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到李彦宏,也基本不提百度)

2012年5月4日
周鸿祎在微博上故弄玄虚,在准备非常不充分的情况下宣布和小米作战,推出特供机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“雷机霸”、“雷不群”、“杂粮”这样的字眼充斥微博。给外界的印象是360主要以后要改卖手机了……在很多人眼中,周鸿祎歹住一个好人,往死里欺负。

2012年5月-7月
360的广告系统开始曝光了,之前被称为QAS的东西,逐渐有了轮廓:

  • 360广告平台  ad.360.cn  CPM+CPC广告平台
  • 360点睛营销平台  e.360.cn 纯CPC广告平台
  • 360效果联盟 union.360.cn   类AdSense的CPS广告联盟

其实这个时期,在广泛投资者眼中,360搜索的脚步越来越近了。

2012年8月6日
360导航的默认搜索做了重大调整,从展开选择的搜索引擎品牌,调整为下拉切换品牌的方式。这个改动被认为是360独立品牌搜索铺路。2012年8月16日
360搜索团队中的重要成员都在微博上透露同一个信息,正在通宵加班。奇虎公司的一名厨师@360王月东 最早发了微博:“360搜索上线了!”weibo.com/19047165... (360公司的员工基本都不敢正面谈搜索,就厨师说了,好奇怪)
周鸿祎一改红衣大炮的本色,5个小时后回应了刘强东的微博:“老刘,360综合搜索是网址导航的功能延伸,也是360开放平台的组成部分。大家使用搜索,是为了给问题找答案,但没有任何搜索引擎能完美回答所有的问题。360做的是这样一个搜索平台,用户可以在不同引擎之间毫不费力地互相切换,找到自己需要的答案。你得多提意见呀

360绝对不是试水做搜索的,今天中国互联网上多了一个独立搜索品牌,它不叫“360搜索”,也不叫“安全搜索”,它叫“综合搜索”。

这是360最重要的战役,没有口水,只有战,别输。

 

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423633/answer/15101751

etao女装搜索结果页商品信息研究

SRP(Search Result Page),即搜索结果页,是指用户进行搜索后看到的信息结果反馈页面。由于其在用户整个搜索行为中起到的巨大作用,PD和设计师的同学们经常会关注:买家究竟在SRP上关注哪些内容呢?

readmore

让搜索跨越语言的鸿沟——谈跨语言信息检索技术

跨语言信息检索,是信息检索领域中的一个研究课题。近10几年来,由于互联网的飞速发展,这方面的研究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重视。将这项技术应用于搜索,可以帮助我们查找到更多的有用信息,例如外语相关页面、多语言页面以及语言无关的资源(如图片)等等。这些信息可以大大丰富搜索的结果,满足用户多样的需求。在跨语言信息检索的研究中,有一些研究成果已经趋于成熟,达到可以应用的状态。事实上,Yahoo和Google在5,6年前就已经开始提供多语言的搜索服务。毫无疑问,在这方面他们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。目前,百度的各项国际化业务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,对跨语言技术来说,正是用武之地。相信不久的将来,它将会在搜索国际化进程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。来,就让我们一探究竟吧。
假如你搜索“中菲黄岩岛对峙”,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用户,你想知道的可能是这个事件的历史渊源和发展动态;如果你是一个文艺用户,你想知道的可能是中国愤青们的爱国言论。没问题,现有的中文搜索完全可以满足你的需求。

但是,如果你是一个XX用户,你对中国网站的内容不满足,很想知道外国的媒体是怎么报道的,外国民众是怎么谈论这个事件的。那么不好意思,中文搜索引擎就无能为力了。这是因为,中文搜索引擎都是中文作为基础来构建的,它往往只收录了中文数据,只考虑了中文的特性,只考虑了该中国网民的需求。但是,当我们想要做跨语言搜索时,搜索就变得困难了。且不说我们没有抓取那么多外文数据。即使我们有数据了,由于不同语言之间的巨大差异,以及各个国家各种各样的网络习惯,我们也很难精准地搜索到相关的外文信息。也就是说,语言的不同给搜索带来了一道鸿沟。 readmore